薛成美。

爱bl.gl.

【炸贱】是我将你留在原地 [1]

辰逸.:

展警官×见法医

关于梦的梗觉得来写虐挺不错就用了

凶杀案件血腥慎入

文笔不好请见谅




书上说,如果有一天你梦见一个很久没见的人,代表他正在遗忘你。 老人说,梦见那个人三次便是缘尽。 ——————

见一倏地惊醒,下意识掐了自己一把。

“嘶……原来是梦。”他翻了个身,梦中的一切在无尽黑暗中变得清晰,像电影一般放映了那个人参与的所有片段,梦中人的轮廓与他记忆深处的那道影子重合。在梦境与现实的交错里,见一的眼眸逐渐朦胧。

“怎么会突然梦见你。”见一自嘲一笑。他已经好久没有做梦了。

分开这么多年,突然梦见他,是有什么寓意吗?见一立马否定了自己的想法,将脸埋进被子里强迫自己入睡。明天就要去警局报道了。

只是,展正希,我好想你。




翌日。展正希一踏进警局,便听见警局里的女同事压低声音在讨论新同事。

“听说了没,咱警局来了个新同事,是个法医,局里派他去协助展警官。这不,一大清早的就在展警官办公室等着呢。”

“可不是嘛,我早上过来还看见他了,发色很浅,长得白白净净的,像个书生。有个词怎么说来着……对,温润如玉。”

展正希突然想到了一个发色很浅的人。会是他吗?他皱了皱眉头,加快了走向办公室的步伐。

见一百无聊赖地翻着微博,刷到最近点击率颇高的一句话:如果有一天你梦见一个很久没见的人,代表他正在遗忘你。

他不由想起了昨晚的梦。

他……真的会忘了我吗?

见一心烦意乱地抓了抓自己柔顺的发丝,听见门外的脚步声,他急忙将手机扔进包里,将腰杆挺得笔直。

他有些期待他的新同事,听说是这警局里最年轻的警官,年纪轻轻便事业有成,平时没少收到姑娘们的追求。只不过,看到来人后,他的微笑僵在脸上,挺直的脊背微微发抖。

他的眉眼没有太大的变化,依旧能一眼认出来,记忆深处那个少年已褪去了青涩,伟岸的身姿散发着成熟魅力,一身警服在他身上倒是有几分正气凛然的样子。

见一凝视着展正希的同时,展正希的目光也始终落在他日思夜想等待了十年的身影上。目光交错,时间定格,沉默无言。

见一掐了掐手心,忍住去拥抱展正希的冲动,深吸了口气: “展希……展正希,你还好吗?”




见一没想到展正希会约他出去。

在他的印象中,展正希一直是个正儿八经的闷油瓶,主动的次数屈指可数。即使展正希约他的理由是谈公事,可见一已经乐呵的当成一场久违的约会了。

当见一跟着展正希在一个发生命案不久的合租房里寻找线索时,他突然很想扇自己一巴掌……什么狗屁约会?分开这么多年,展正希果然还是老样子,指望不出他能开窍。

见一有些失落,在展正希身后暗戳戳踩着他的影子。听展正希说,这是最近他负责调查的第三起入室盗窃案。据前两起看,这三个案子遭殃的都是最高层的住户,阳台栏杆都有被撬开的痕迹,缺口平整利落,作案现场特别干净,如果不是丢了值钱物什,还真看不出来是进了贼。

“指纹或者脚印呢?监控录像呢?没有什么线索吗?”

“现场没有查到指纹,只有脚印。这个合租房装修了隔音材料,凶手杀人时才没人听见呼救声。凶手反侦察能力很强,挑的都是地处较偏、监控录像薄弱的地方下手。三个作案现场采取的脚印都不一样,但我推测是同一个人作案,细节不会骗人。每个人都有不同的习惯,这三家住户不可能桌椅的摆放、折叠衣服的习惯、衣柜里衣服分类的顺序都一样。而且,每一件衣服折叠的方法都一模一样。现在也只知道凶手可能长年从事于高空作业,从楼顶翻下来并准确的撬开栏杆进行盗窃,这可不是一般人办得到的事。”

“不错呀展正希,变聪明了!只不过……前两起为什么没有出人命?”

“不错,刚接手这个案子我也有跟你一样的疑惑。可如果前两起作案时住户不在家呢?凶手没想到第三次踩点会出错,准确来说,他并不想让人看见他。所以,他将这个合租房的两个女孩割脉剜眼。我从来没想到会有人如此狠毒,两个女孩手腕的伤口极深,放了一浴缸的血,居然还挖出了他们的眼球。”

见一知道展正希怕吓到自己,已经将细节往简单了说,但他眼前还是有这么一幅画面:

一个动了杀念的高壮男人用冰冷刺刀割裂女孩的手腕直至见骨,殷红的血液在地上开出了一朵又一朵的彼岸花。他似乎还不满意,将两个女孩抱入浴室,她们的手腕搭在浴缸边缘,血似乎一直流不完,汇入浴缸底部,在窗外的月光下闪着妖冶的光芒,血液的滴答声奏下一曲曲葬歌。她们在冰冷中模糊意识,感受生命体征一点一点流失的绝望。她们的眼睛怒视着凶手却又无能为力。凶手被激怒了,他发狠挖出她们泛着泪光的眼眸,让她们在黑暗中被死亡吞噬入深渊。

展正希本不想再告诉见一案件的细节,不过……被见一拽着的衣角让他改变了主意。

“见一,你知道最变态的是什么吗?当时我们进门时腿都软了……你要是害怕我就不讲了。”

“害怕?小爷我可是法医!有什么好怕的!”

“……凶手将其中一人的眼球装在另一个人的眼眶里,而另一个人的眼球不知所踪。他放完血后再将她们抱到客厅沙发上,用两根木棒支撑尸体,甚至为她们打开了电视。报警的是一个叫安安的女孩子的男朋友,他说他在与安安吵架后一直联系不到她,去安安的合租房却没人开门,他以为安安与他置气就离开了,四天后察觉异样报警。我们过去后,看到两个女孩依偎着在电视机前时松了一口气,但看到满脸血泪,空洞眼眶的她们时,一股冷气从在场的每一个警员脚底只窜到天灵盖。合租房里漂浮着一层令人作呕的血腥气,女孩手腕上被割开的软肉向外翻卷,像极了白色的曼陀罗,安安的男朋友当场就晕了。浴缸里的血已经凝固成血块,看到那个画面后我打算一辈子不吃猪血了。”

见一已是汗毛直立,展正希往下多说一个字,他的身心就多冷一分。虽然他参与的案件不多,但这么恶毒的还是第一次见。两个正值桃李年华的女孩尚未尝到世间繁华,她们本该拥有更好的人生,却历经了最丑恶的事,迈向明天的步伐踏入死亡。

他想象不到那两个女孩被剜眼时的痛苦。

见一打了个寒噤,他总感觉黑暗中有一双眼睛盯着他,那双被凶手抛弃了的眼睛。他退了一步,好像踢到了桌角,借着手电筒他看清了他踢的不是桌角,而是客厅里的沙发。

“啊!展希希救命!”见一转身窜入了展正希怀中。他冰冷的躯体顿然有了一丝温热。

展正希勾起嘴角,伸手覆上见一的指尖。“见法医,不是说好不怂的吗?”

见一假装没有耳朵,好不容易抱上了,他才不会松开。

他突然很想静止时间。

展正希又何尝不想。

黑暗中的他们交换着彼此的心跳,对方心中空缺在悄然填补。看来查案也变得有意义了,见一想。




见一再去查看沙发时仍觉得渗人,手电筒照不到的地方困着巨兽,等待着他见一过去然后一口吞掉。展正希说的没错,他怂了。

那没办法,一个人越害怕什么东西越想要去克服。当初就是因为这个他才做的法医,不然谁愿意每天对着尸体工作。

见一感觉自己好像踩到了什么东西,深夜处在发生过命案的地方,他的感官变得十分敏感。一开始以为是错觉,他反复检查后才发现这里比别处凸起了一块。

“展希希,我好像踩到了一块很小的石子。”

“怎么可能,这里铺的是地毯。”

两人对视了一下,得到了准确的答案。

地毯里藏着东西!

是一枚女款尾戒,细密观察后发现上面还缠着几根短发,而遇害的两个女生都是长头发。

“有线索。”两人几乎同时说出。

见一给出了自己的推理:女生遇害前与凶手扭打过,也只揪下了他几根头发。聪明的她们在放弃生还时将手上的尾戒与这几根短发系在一起,趁凶手不注意藏在了地毯下。

“没错。你在高度紧张的状态下才感知到这个纰漏,而凶手能在杀人后能保持淡定清理凶杀现场,可见他的心理素质之强,这样的人又怎么会因为恐惧而留意这样的细节。他自以为聪明的将凶杀现场布置得整齐又诡异,自以为警方找不到线索,甚至想到了用不同脚印制造出假象,可他不仅被自身习惯摆了一道,还被女孩留了一手。他万万没想到一个女孩放弃了生还希望的情况下还能反咬他一口。这缕头发将是他致命的破绽。”




回去的路上,见一想要去江边走走。

见一和展正希一前一后走着栈道,耳畔只有风声。见一很想和展正希聊会天,可话到了嘴边却什么也说不出。明明他们之前是什么话都能和对方说的啊……

从什么时候起,他们之间有了距离?或许见一十年前离开的时候早该想到这些的。

“见一,十年前……你为何不告而别?”展正希低沉的嗓音在静默中显得突兀。

见一自嘲一笑,无论他如何逃避,终究还是无法逃避这个问题,无法逃避展正希。

只是他现在还不能说。

“展正希,再给我点时间,我会把答案告诉你的。”

话落,他环住展正希的腰身,把头靠在胸前听着让他安心的心跳声。他的展正希不会属于别人,至少现在不会。他看得出来,展正希心里有他,这就足够了,他还能弥补这十年对他的亏欠。

……

“明天见,晚安。”

来自见一的短信。

展正希看着陌生号码上署名的“见一”,他陷入了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。

他打开通讯录,入眼便是一串熟悉的号码,可他怎么也按不下删除键,因为号码上两个让他着魔的字:见一。

早已经是空号了,留着干嘛?展正希也说不出缘由。只是这十年来,他无数次希望这个空号能给他打一个电话,哪怕只有一秒。

他很庆幸命运找到了他的见一。他像正常人一般生活了十年,但又不像一个正常人。正常人怎么会没有朋友呢?

他突然想起在江边见一说过的话:我的展正希一点都没变。

是啊,展正希还是见一的展正希。他一度以为是自己弄丢了他的见一,活在了十年的愧疚中,他痛恨曾经那个保护不了见一的自己。

只是见一,还是他的见一吗?



【敖丙x哪吒】高塔之上(双///性骨科一发完)

汽水玻璃:

注意:内含双//////性、哭包饼、双子骨科,以及初潮描写。




我真的不做人,好ooc好变态,写的不知道啥玩意儿,大家随便看看吧。




解释一下,文里的设定哪吒是荷花妖,荷花喜热怕寒,所以他会火但怕冷(没有意义的解释,反正就随便看吧,处处漏洞,不要深究呜呜呜)




评论见。

Gemini:

全员狼灭😎
爹娘也太帅了嗲😭
申公公身高制霸👌
男模师徒C位出道😝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自制壁纸 抱图随意 禁二传二改
图源官方周边喔

【双黑/芥敦/ABO】

谁动了我的肺炎双球菌:

“我是芥川龙之介。”


“我有一个女儿。”


“我爱过一个人。”


“没有人能质疑我对他的爱。”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Death!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夜色笼罩的小径,白蔷薇的香气萦绕在二人身边,芥川龙之介牵着芥川弥修,最终停在了小径的尽头。


“人虎……”芥川龙之介蹲下身,将怀里的玫瑰花放在地上,凝视着墓碑上的少年——笑容很灿烂,冒着可爱的傻气。


“爸爸~我和爸爸又来啦,看今天的小裙子漂不漂亮?”


芥川弥修拎着裙角转了一个圈,精致的蕾丝边在空中划过优雅的曲线,黑色的发丝乖巧的蜷缩在女孩儿的肩头。


“人虎,我们的女儿很健康,将来会很美丽。”


“她也会有一段美丽的爱情。”


“她会有一段正常的人生。”


”她会一直天真烂漫。“


她永远不会有性命之忧,不属于黑夜,不属于黄昏,也不属于黎明,我会将一切阻挡在她身旁,哪怕是最终的死亡——就像当初你为她阻挡在外的一样。


小女孩在月光下转着圈圈,在月光下欣赏自己的影子,白蔷薇开了漫山漫野,红玫瑰簇拥下由一张烫金边的卡片。


——没有人能质疑我对你的爱,人虎。


……就像当初你爱我一样……


芥川龙之介牵着弥修的手踏上了归路,一路萦绕蔷薇的香气。


红玫瑰被人轻轻捧在怀里,修长的手指夹起卡片。


“对我的爱……芥川龙之介……”


玫瑰花被放下了,但卡片却被收进了口袋,空气中夹杂了另一种蔷薇香气。


“无人质疑么……”


紫金色的眼睛浮现出一层不可名状的忧伤。


“怎么了?不舍得了?”另一个声音传来,中岛敦回头,看向那双紫鸢色的眼睛:“敦君可真是善变呢。”


“我失去了异能,我不能保护她,但我依旧是悬赏数十亿的人虎。”


“嘁——借口!”橙发男人恶狠狠说道:“不过是借口罢了。”


“啊~这么多年小矮子还是这么没情趣。”


……


中岛敦没有再理二人,盯着芥川离去的地方。


“我和你的结合只是因为你是人虎。”


“不再是人虎的话,你的存在毫无意义。”


“我们之间没有爱情……”


没有人能质疑么?



薛洋7月22日生日快乐!

阿洋生日快乐!粉了你一年多了


完结一周年,感谢你带给我的感动


温柔冢03(晓薛)

NSAIDS:

(……走评论的链接……)


(dbq天雷车预警,第一次写破车无照驾驶,但是这辣鸡车问题是真的雷,雷得我自己看了各种想笑)


(其实我后面有在数到底有多雷)


(惹经过这辆破车我彻底认清了自己,我就是个天然造雷机,我明明是正经写的)


(以及感谢不懈催更的小天使,否则我已经愉快地弃坑跑路了orz)
<a href="https://archiveofourown.org/works/18911545" target ="_blank">试图放链接.jpg</a>
算了还是走评论的链接吧